涉案700余人,横跨4省18市!央视揭秘砂石盗采灰色利益链

4月4日从湖北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获悉,长江流域“涉案区域最广、涉案船只最多、涉案人员最多、涉案资金最多、保护伞线索最多”的非法采矿案件,经荆州警方6个多月的调查取证,目前已成功破获。

2017年6月以来,以荆州区弥市镇人陈某甲、陈某乙为首的团伙,伙同荆州、潜江、常德等地多个团伙,利用挖砂船在长江荆州段、汉江宜城段水域盗采砂石,通过将砂石卖给张某某、李某某等人牟取利润。而张某某、李某某等人再将砂石销往沿江省市赚取差价。

该团伙作案区域横跨湖北、湖南、四川和重庆,共计涉及18个地市。去年5月荆州警方获取该案线索后,通过为期6个多月艰难的调查取证工作,于去年11月19日成功收网,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

截至目前,已查明涉案船只147艘、待查涉案船只220艘,查明盗采砂石110万吨、涉案资金1亿余元。涉案人员700余人,已查实69人,其中抓获54人,15人负案在逃。该案已有8人移送起诉、8条“保护伞”线索向纪委移交,是长江流域“涉案区域最广、涉案船只最多、涉案人员最多、涉案资金最多、保护伞线索最多”的非法上报公安部列为部督案件。

近年来,环保风暴愈演愈烈,各地对河道砂石禁采或限采,砂石矿山被“一刀切”关停等时有发生,原材料市场也是时不时传来缺货、断货的消息,多地砂石价格随之一路高涨,非法采砂屡禁不止背后是突出的砂石供需矛盾,暴利驱使下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

此前,央视曾报道“河南平顶山鲁山县非法采砂”一事,再度将近年来屡禁不绝的非法挖砂问题带入公众视野。

砂石盗采,来龙去脉若何?

首先,砂石是最基本的建筑材料。得益于近些年房地产市场的迅猛发展和各项基础设施建设的全面展开,砂石价格不断上涨。且在相当意义上,砂石开采属劳动密集型产业,主要成本是用工成本,因而尽管市场中建筑材料的价格有升有降,砂石行当利润在总体上却有稳定保障。

不过,这一看似简单的产业,真正要操作起来却并不容易。具体而言,砂石从开采到运输、再到建筑工地,是一条极长的产业链,涉及到几个关键环节的配合。

仅是开采环节,即需要有国土部门的采矿权、环保部门的环境影响评价、安监部门的安全生产许可、市场监督部门的行政许可。如果涉及到建设用地和农用地,还要办理其他相关手续。

而运输环节,则牵涉到城市管理和交通部门的、有关于大货车的道路运输管理规定。此外,要真正进入施工现场,还需要与相关的建设企业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可以这么说,如果真正依法依规,一个合法的采石或采砂场是不容易办起来的。

涉案700余人,横跨4省18市!央视揭秘砂石盗采灰色利益链

在某个地域范围内,真正符合相关部门规定的砂石场其实不多;而建筑方却往往希望就地取材,以在最大程度上节省成本。由此,就市场供求关系而言,砂石市场的供不应求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常见现象。

而此后出现的一个更为普遍的现象便是:哪个地方在搞大开发,附近就会同步出现非法盗采砂石。

在环保意识逐渐增强的今天,绝大多数地方政府和老百姓是不支持这一产业的存在的。

以记者调研过的一个南方农村采石场为例,该采石场地处村镇公路一侧,每次“放炮”都让人胆颤心惊,人命事故亦有多起。更激起民愤的是,通村公路每每修好,不到两年就被运石货车压得体无完肤。直到近来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幕后老板被捕,事情才算了结。

灰色利益

单纯的不法分子肆意妄为已不能概括频频勾连成“普遍”的“个案”。砂石盗采不断,在本质上更是“灰色利益”对“基层治理能力”的挑战。

基层社会的小砂石场,如果只是单纯的“个体户”,如自己买一台旧机器在河道上抽沙、用自己的小货车运输、主要满足当地老百姓自建房、修小道等,倒也可在一定程度上获得理解。

但一旦地方上有较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一些嗅觉灵敏的利益群体就会想尽办法扩大规模,甚至通过多种办法形成利益联盟——基层灰色利益链条便由此成形。

一个“理想型”的大规模砂石盗采场,最好有如下几种类型合伙人:

  1. 合法商人。这一部分人有管理经验和市场渠道,是利润的可靠保证;
  2. 地方团伙。这一势力本身就有动力介入以便分得一杯羹,更重要的是,砂石盗采要排除各种干扰,少不得他们的“保护”;
  3. 村干部。欲从村集体或农民手中获取经营权,且减少群众上访,少不得村干部的协调。

如此“若隐若现”的基层灰色利益链如何化“非法”于无形?真正的问题存在于两点:

一是“灰色利益链”有延伸到执法部门内部的可能。绝大多数行政执法队伍都有大量的协管人员,一个有心机的利益团伙要获取“内线”,某种程度上可谓易如反掌。

二是日常监管易失效。盗采砂石的监管牵涉多个部门,一旦内部体制不顺,日常监管自然无力拆招。

比如说属地管理。客观上,乡镇政府作为属地管理单位,在日常监管上具有优势。但与此同时其又受制于基层社会的“熟人社会”性质,以及乡镇政府执法权的缺失。

记者调研时就遇过这样一个案例:某乡镇干部半夜接到举报,连夜赶到盗采现场,把盗采者抓了个正着,然而盗采者人多势众,竟然对乡镇干部理都不理,直接开着大货车扬长而去,只留一脸无奈和愕然的干部在现场。

再说部门执法,砂石盗采涉及到国土、安监、农业、水务、交管等多部门执法,尤其需要公安机关的执法保障。但现实是,绝大多数地方的部门执法有分裂态势,联合执法往往反应迟钝,而单部门执法力度又几乎无效。监管效力低下,也就见怪不怪。

来源:央视、侠客岛、楚天都市报、中国水泥网

继续阅读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也精彩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11日12:57:32
  •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软件资源等内容均为第三方作者提供、网友推荐、互联网整理而来(部分报媒/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